山酒雾渐浓

近朱者赤,近我者甜

好像没有然后了-5

|大型狗血连载

|不爱勿扰

|蔡徐坤X陈立农


回半山别墅的路上。


陈立农靠着车窗,出神的看着外边漆黑的雨夜。


“蔡家大宅以后你不用去了。”蔡徐坤的声音一如往常的清冷。


陈立农怔了下,很快就反应了过来。


钱正昊回来了,自然也不再需要自己。而蔡家的人,也更能接受他和蔡徐坤在一起吧!


陈立农低下了头,没有说话。


回到别墅已经近十点。


陈立农站在楼梯口,目送着司机将蔡徐坤扶进楼上的卧室。


方姨将药拿了过来,递到他面前:“陈少爷,快把药吃了吧。”


药汤泛着热气,陈立农却是推开。


他茫然的望着空寂的别墅,叹了口气:“方姨,你说陈家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……”


方姨眼眶唰就红了:“少爷,会好的……”


陈立农没有再说话。


深夜,寂静的可怕。


陈立农站在窗前,凝视着漆黑的夜,心中却溢满对陈家的惦念。


终究,他还是迎着寒夜,悄悄回去。


可此时的陈家门前,被人用红漆写满“骗于"和“还钱”。


要债人难听至极的话也不断响着:“以为人死了,钱就不用还?开门!赶紧还钱!”


“有命借,没命换?我告诉你,钱不是那好欠的!”


“......”


他们的话越来越刺耳,陈立农红了眼,立刻跑上前:“钱我会还,你们……”


“哗!”


一桶红漆泼在了他身上,也阻断了他的话。


“你们要是再闹事,我就报警了!”


这时,陈思雨从院内出来,将手中的包砸在了要债那些人的身上,“这里是七万块钱,你们拿着就赶快走,我们陈家从不会欠债不还!”


拿到钱,要债的人才肯罢休离开。


她偏头看着一身鲜红的陈立农,吓一跳,可很快,发觉她身上是红漆就安下心来。


“你来干什么?”


“姐,我惦记你和妈,爸的事……”


“够了!”陈思雨不耐的打断了他,眼中的恨意让陈立农发愣。


“放我和妈一条生路吧,你将陈家祸害成这个样子还不够?难道你非要我和妈都死了才算完?!”


陈思雨强压下小疼,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冷血无情。


陈立农怔在原地,忙解释:“不是的姐,我…”


“小雨,他们还没走吗?”


院内,陈母沙哑的声音响起,陈立农眼眶一热,就要进门:“妈……”


可下一刻,手腕就被人抓住,狠狠的拽到了一旁。


“啪﹣-!”


陈思雨一巴掌挥在他脸上:“滚,不要再来祸害我们!”


陈立农捂着脸,愣愣的看着眼前自己的亲姐姐。


可陈思雨只是冷漠的转身进门,将他关在了门外。


夜风萧瑟,陈立农在门外站了整整一夜,直到天亮才踉跄离开。


而在院内陪着他站了一夜的陈思雨,透过门缝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慢慢靠着门板满脸疲惫。


阿农对不起,陈家现在这番模样,姐姐只能用这样的办法来保全你…..


陈立农浑噩回到半山别墅,却在门口瞧见了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人。


钱正昊!


陈立农下意识攥紧了拳。


而钱正昊上下打量了两眼狼狈的他,啧声开口:“你爸死了,陈家倒了,你还真是功不可没。”


陈立农怔怔地望着她。


“坤坤到底是有多恨你,连带着你们陈家都跟着遭殃!”钱正昊低声说着,可那话却如雷震耳。


陈立农愣在当场,她甚至不知道钱正昊是何时离去的。


风出来,带着清晨的湿气。


回过神来,他走进了别墅。


书房门口。


陈立农站在那儿,看着蔡徐坤认真的侧脸,声音微哑:“我爸入狱,是你设计的么 ?”


Continue.



好像没有然后了-4

|大型狗血连载

|不爱勿扰

|蔡徐坤X陈立农


秋末的雨带着一丝初冬的寒意。


陈立农站在陈家门外,看着来来往往前来吊唁的人。


明明此刻,自己该在里面抱着妈妈和姐姐陪伴她们!


可他却不敢进去,连送爸爸最后一程都做不到!


就因为自己是蔡徐坤的男友,而爸爸出卖的公司就是蔡家!


雨水砸在身上,刺骨冰凉。


“陈少爷。”


方姨举着伞,替陈立农遮去了风雨:“陈先生不会怪你的。”


陈立农垂下眼睫,遮去眼眶的热意:“方姨,我好像做错事了……”


如果那天自己没有去看爸爸,他是不是就不会死?!


闻言,方姨眼中溢满疼:“别胡思乱想。今天是蔡老爷子的生日宴,我们该回去了。”


陈立农没有说话,静寂混着浓厚的悲哀慢慢散开……


雨不知何时停的。


去往蔡家的路上,陈立农和蔡徐坤坐在后排,无言沉默。


“坤坤,爷爷生日宴之后我想回家一趟。”陈立农打破寂静。


蔡徐坤没有理会,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他。


陈立农看着他,只觉得小里的苦意一点一点往外涌,将他淹没。


车驶的很快,转眼蔡家就到了。


陈立农刚要开门下车,蔡徐坤的声音却突然响起:“今晚,你不准再提任何有关陈家的事!”


蔡徐坤语气疏离ヌ生硬,哽的陈立农呼吸一窒。
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
说着,他推开车门要下车,可这时,左半边身子突来的僵硬让他身上冒了层冷汗。


幸好这时,蔡家的管家过来扶着蔡徐坤下车离去。


陈立农坐在车里,看着他的背影慢慢垂下了眼。


幸好,他没有等自己,也没察觉出自己的异样!


很久之后,陈立农缓了过来。


他独自走入大厅,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蔡老爷子,走上了前。


在蔡家,这位长者是唯一一个对他好的人。


蔡老爷子看着孤身一人的他,拍了拍他的肩:“扶我去趟书房吧。”


到了书房。


陈立农扶蔡老爷子坐在椅于上,自己屈膝跪在他身旁。


“农农,你爸的事我听说了,逝者已矣,但你还活着,别太自责了。”蔡老爷子叹了口气,语重心长。


陈立农没说话,只是点点头。


蔡老爷子知道她里过不去,也不再提:“爷爷知道你是个好孩子,阿坤的眼睛是个意外,和你无关。爷爷年纪大了,陪不了你们几年,所以爷爷厚着脸皮求你一件事,永远陪着时礼,好吗?”


他看着陈立农,一双浑浊的眼中充满了期望。


陈立农鼻尖酸涩,垂下头:“对不起………”


他知道,自己该答应的,他很喜欢蔡徐坤,也想一辈子都陪着他。


可现在,陈立农觉得自己真的好累,也好想家……


沈老爷子闻言有些失望,可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挥了挥手:“我累了,想歇一会儿。”


陈立农退了出去,回到大厅。


蔡家人围在一起不知在说什么,其乐融融。


而他就那么站在书房门口,和他们犹如两个世界。


陈立农早已习惯,转身往房间里走去。


可刚拐角,他却忽然顿住。


陈立农怔怔看着蔡徐坤嘴角的笑容。


他有多久没见过他笑了?


陈立农看着,视线慢慢落到他对面的人身上——


原来是他啊!


钱正昊......蔡徐坤的初恋。


Continue.



好像没有然后了-3

| 大型狗血连载

| 不爱勿扰

| 蔡徐坤×陈立农


这场谈判,最后以陈立农的落荒而逃收场。


蔡徐坤原来真的这么恨自己,甚至想他去死!


这个念头如刀插入心脏,痛的陈立农呼吸都难。“方姨,我先回家一趟。”


“小少爷同蔡先生说过?”


听着方姨的话,陈立农脚步一顿,下意识的回头看向楼上。


可转瞬间,他就收回了目光。


蔡徐坤那么讨厌自己,根本不会在意他的去向吧!


陈立农打车来到陈家。


陈立农刚到门口,就看到自己的长姐陈思雨将男友卓易的手甩开:“我们早就分手了,你能不能不要再缠着我?”


卓易却将她抱在怀里,“我不信,我知道你是因为陈家的事才这以说,你相信我,我会陪你一起扛过去。”


他的话感人肺腑,可陈思雨却挣脱了他的怀抱。


她看着卓易,缓缓摘下订婚戒指去出去:“我爸很快就会出来的。实话告诉你,这四年我只是看你蠢逗你玩玩!现在,我玩够了!”


卓易望着戒指消失的方向,转回头看她许久。

“那这四年,还真是让你为难了!”


说完,卓易转身离开,满身孤寂。


而思雨看着他走远,眼泪慢慢滑落下来。


陈立农看着这一幕,眼里充斥着心疼。他知逍他姐比任何一个人都爱卓易。


弯腰捡起那枚戒指,他走到陈思雨身边,将戒指递了过去:“姐。”


“看到这些,你满意了?”陈思雨却一把打落了戒指,转身离开。


陈立农愣了下,忙抓住她:“姐,你什么意思?”


“意思就是,我陈家庙小,容不下你这位蔡家大佛!”陈思雨甩开了地的手,走进院子,“嘭!”的一声关上房门。


陈立农慌乱上前,连忙拍门:“姐,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以误会?你让我进去,让我看看妈,她还好吗?”


可院门里面再没传出半点回应。

秋风阵阵,大雨片刻间倾盆而下,陈立农全身被淋湿。


他想不明自己的长姐为什么要这对待自己。


“姐,是因为爸的事吗?你相信我,我一定会将他救出来,你再等等我。”


可许久,陈家的大门依旧紧闭。雨带着凉侵入身体,引发他的病,全身又开始发僵。


陈立农不想让姐姐和妈妈知道自己的病,只能狼狈的拖着僵硬的步伐离去。


可天大地大,他站在雨中,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。

最后,陈立农淋雨到拘留所。



探监室内。


陈荣一身囚服背脊佝偻着,步履蹒跚的走进来。


看着满身湿淋淋的陈立农,他顾不上其他,忙开口关切:“阿农,你怎么浑身湿淋淋的?快回去把衣服换了,你从小身体就不好,爸爸不在你身边,你要照顾好自己!”


陈立农拼命压下涌上的泪:“爸,我很好,我和坤坤都知道你是被冤枉的,我们一定会救你出来的!”


陈荣听到他的话沉默了瞬,蔡家如果真的想救自己,怎么可能会等到现在?


可看着陈立农,想说的话又咽回去。他看的出来,自己的小儿子在沈家过的并不好。


“农农乖,听爸爸的话,早点回去。太晚了,爸爸会担心的。”陈荣像过去无数次哄地时一样,连语气都丝毫未变。


陈立农听着,心里发酸,再说不出拒绝的话,起身往外走。


他一定要将爸爸救出来!


而陈荣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暗暗做下一个决定。


自己孩子的性子他清楚,他在蔡家生活本就不易,他不想因为自己让他在蔡家的处境更艰难。

更不想家人再为自己这条老命,徒増奔波!


回到半山别墅。


陈立农准备再次去求蔡徐坤,可刚到书房门外,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
他接起,就听到那头说:“陈先生,您父亲陈荣离世了。”


Continue.

好像没有然后了-2

|大型狗血连载

|不爱勿扰

|蔡徐坤X陈立农


一纸从文件夹中掉出来,上面的字进陈立农眼中。


身后,蔡静踩着高跟鞋,一步一步走来。


她抱臂站在陈立农身边:“出卖公司是大罪,你爸年纪也大了,你确定他能熬到刑满释放?”


陈立农抓起地上的文件夹和纸,直起身开始辩解:“我爸没有,你明明知道……”


蔡静却根本不听:“你不想你爸受罪,就签了这份协议,然后和坤分手吧。你应该该庆幸,你还是有点作用的。”


陈立农死死的攥着文件夹,喉咙像是哽着块石头,上下不得。


“你这做,坤和老爷子知道这件事吗?”


蔡静抬着眼,看向了他

“这个不重要你只要知道,你等的起,你爸可未必!”


说完,蔡静将纸放在餐桌上,踩着高跟鞋离开了。


别墅里寂静无声。

冷风顺着厨房的窗吹进来,纸飘落在地。


陈立农低头看着,久久没有动作。

过了很久,他长舒一口气,动着发麻的四肢,弯腰将那张纸捡起,朝厨房走去。


燃气上煮着的中药翻腾的冒着热。


陈立农伸手去端,可手却开始不自觉的发抖。


“啪!”

一声碎响,药罐砸在了地上,汤药撒一地。


声响引来了起夜的方姨,她忙走过来:“陈少爷,你没事吧?”


陈立农摇了摇头,对这个自小照顾自己的人歉声道:“方姨,麻烦你帮我收拾一下吧,我…… ”


他的话没说完,方姨就已经注意到他因为发病发抖的手。


方姨一边弯腰收抬,一边说:“我绐你重新煮一份药吧。”


“算了,方姨。”陈立农拒绝。


他患得是‘渐冻症’,现在的医疗水平根本不能治愈,吃药又能有什用呢?


方姨偏过头,收抬好地上的碎片,沉默的拿出一个新的药罐煮起了药。


时间就这儿滴答滴答的走过……


第ニ天,陈立农照常去卧室扶蔡徐坤去书房办公。


他照旧一把将他挥开,扶着墙壁一点点前行。


陈立农跟在他身后,亦步亦趋,像个无声的影子。


直到他坐在椅子上带上耳机,开始办公,才悄声退开。


晨光打在蔡徐坤的脸上,模糊了棱角。


陈立农本来关门的动作倏然停滞。


他看着这一幕,有些想不明自。


明明两人是情侣,有着最亲密的关系,可此刻,却觉得他是离自己是最遥远的那个。


陈立农握着门把的手微微收紧,就这一直看下去。


很久后,蔡徐坤摘下了耳机。


轻微的声音将陈立农惊醒,地压着微哑的声音轻唤着“坤坤。”


蔡徐坤没想到他还在,眉小紧拧:“说。”


陈立农据着拳,迟疑了半响,才缓缓开口:“我爸的事……”


提到他爸,蔡徐坤脸色更冷直接打断他的话:“他的事与我无关,你要求情也不该找我,我也不会帮你。”


他的话冷硬又无情,陈立农下意识咬紧了嘴唇。


铁锈味萦统齿唇,眼眶带丝泪意:“如果我把你最想要的东西给你,你能不能帮我,救救我爸?”


蔡徐坤冷嗤了声,没有聚焦的双眸循着陈立农声音的方向:“给我,你的命么?”


Continue.

梦回长廊(献给大厂)(翻自 安琪/野一) - 恒川

懷著愛意,帶著虔誠,保持溫柔,追逐星星。


慢慢更新,还在充实,请稍等……


好像没有然后了-1

| 大型狗血连载

| 不爱勿扰

| 蔡徐坤X陈立农


半山别墅。


凌晨十二点的钟声而起。


陈立农按下摄像机的录制键,坐存了镜头前。


“今天立冬,是我和蔡徐坤分手倒计时的第28天。也是我们在一起的第1067天,还是…….他失明的第1095天。”


陈立农藏起眼中的苦涩,拿过一旁织了一半的毛衣,对着镜头弯起一抹笑。


“这件毛衣我织织拆拆好几次,现在就只差衣领这里了。也不知道分手前,我能不能织完…….”


说着,陈立农看着自己越渐僵硬的手,不由轻轻得叹一口气。


“哐当——”


突然,楼上传来一声巨响,陈立农连忙去下毛衣,直奔上。


卧室里昏暗不清。

他借着微薄的月光,才勉强能看到蔡徐坤倒在地上的身影。


顾不上其他,陈立农连忙跑过去赶紧将他扶起:“你没事吧?有没有磕到哪……”


“滚一﹣”蔡徐坤一把将她推开,空洞的眼神里满是厌恶和暴怒。


陈立农直直撞到身后的桌角上,腰部一阵剧痛,他狠狠咬着下唇,才将痛哼声咽了回去。


蔡徐坤浑然不知,也不管陈立农有没有事,摸索着床沿,缓缓站起来。


“滚出去。”

他的声音不大,却冷的让人生寒。


陈立农仿佛没有听见他说的话,忍着疼痛轻地将倒地的椅子一一扶好。


蔡徐坤看不见,但是听着他收抬东西的声音,走过去伸手直接将桌子推翻。


“哗啦”得一声,桌上的物件摔落一地。


陈立农身体一僵,在一起这三年,他已经听到蔡徐坤说太多次这种话,早就痛到麻木。


“只剩28天了,28天之后,我就放你自由。”他声音很轻,轻到连自己都听不清。


蔡徐坤闻言,沙哑的声音如同一把利刃:“自由的是我还是你?分手之后拿钱走人,你不是早就迫不及诗了?”


陈立农只觉得腰上的痛楚疼的他双腿发软,紧攥着桌角才将自己稳住:“如果我说,我不想分手呢?”


突然,蔡徐坤抬起手,往陈立农方向探寻着。


他愣的连呼吸都忘记了。


只能怔怔的看着他的手从自己的手臂一点点向上,最后停存在自己后颈处。


而后,蔡徐坤语气里尽是恨意:“你是觉得分手之后蔡家给你的钱不够?你就这ル贪得无厌?”


话毕,他如同扔垃圾一般将他扔了出去!


陈立农撞到墙上,疼的眼前发晕。可尾内的蔡徐坤却直接将门关上。陈立农看着紧闭的房门,闭了眼,靠着墙站了许久。


他缓缓睁开眼睛,仰头看着天苍板上昏黄的灯晕,无声说了句:“祝你好梦。”


这时,楼下传来响动,陈立农压下泛滥的情绪下楼。


空荡的客厅里。

蔡徐坤的姐姐蔡静坐在沙发上,目光审视的打量着下楼的陈立农,一脸嫌恶。


陈立农早就习惯了她这样的态度,转身朝着厨房走去。


可他刚走了两步,一份文件就砸在了脚边,尖锐的纸张刮过他的小腿火辣辣的刺痛。


紧接着,蔡静的声音从后背响起:“好好看看吧。”


Continue.

好像没有然后了

大型连载狗血剧


蔡徐坤 X 陈立农


“你以为你的命多值钱?谁稀罕你的命!”蔡徐坤怒吼着。

陈立农却只是将打开的笔放进他手中,笔尖抵在了协议上要签字的地方:“那就签字吧。”


一段关系,有人会累,也最后有人会后悔……

一切刚好

蔡徐坤x陈立农

随意观赏


1.

一切刚好,又好像不是太好。


2.

最近的天气总是阴雨连绵,好似总在压抑着什么。


台湾的微风在轻轻的吹,好像想要吹走什么,但又好像什么也吹不走。


“农农,阿公等我们一起吃饭呢,回来吧。”农妈给陈立农发了一条语音条。

“回来了。”陈立农打开手机慢慢的打上。从沙滩石上站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沙子,看了眼海边的尽头,回家了。


//

这是陈立农退出娱乐圈的第二年,也是蔡徐坤结婚的第二年。


对,陈立农还在等,还在等蔡徐坤来找他告诉他,一切都是假的。


3.

说来奇怪,陈立农在他未见到蔡徐坤的前18年里,并没有喜欢上别的人,朋友们一直以为他是性冷淡,连陈立农自己都这么认为,直到他遇到了蔡徐坤。


蔡徐坤就像一束光,啪——照亮了一个世界。


//

晚风吹拂清风微凉。


台北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;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。现在这样自由自在不用带着口罩墨镜帽子出门,是陈立农最快乐的事情。你看,忘记一个人其实挺简单的。


//

绿色软件的强提醒推出来的信息,叮咚——

“农农!我的宝贝~出道三周年快乐呀!”来自蔡徐坤的信息在4月6日的凌晨准时响起。


九人的群里开始不断进行信息轰炸,其实属实黄明昊小朋友最为活跃,好久没有出现的林彦俊也出现了。



“小橘!你最近都在干嘛呀!好想你哦~”软咩咩的贾式小奶音开始进行语音攻击。

“最近有准备新专辑啦!我也很想你吼~”林彦俊独特的声线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他们的耳边了。

……


时间好像并没有从他们的身边带走什么,依旧还是当初的样子。




默契依旧存在,所有人都将自己的行程往后面推,将将这天空了出来,虽然大家都不在一个城市,但是在一个城市的可以聚一聚,不在一个城市的可以打视频进行聊天。



“很无语诶,蔡徐坤,你怎么又在农农那里呀!”

“你也很无语诶!今天小贾都直接公开去探你班了吖~”

“真无语,你俩都闭嘴吧!你们听说了吗!最近又有新八卦了!xxxxx”


//

你说,时间要是停留在当时,多好呀。



4.

“蔡徐坤!为什么又是她?”陈立农嘶声大吼,把狗仔寄到公司的照片全部扔在桌上。

“陈立农,你到底要我和你说多少遍?这就是偶然事件,而且最近我们有个合作项目。”蔡徐坤站在桌子对面,看着桌上的照片,用右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。

“可是,坤坤,你答应过我的,这已经是第三次了,第三次了!”陈立农把脸埋进了自己的手里。

蔡徐坤走到陈立农的身边,蹲下尽全力抱住他,“最后一次农农,不会了,不会了,真的不会了。”


//

“农农,想什么呢?该吃饭了。”阿公用手在陈立农的面前挥了挥,让陈立农回过了神。

“好的阿公,你赶紧坐下来休息吧,我来就好了。”陈立农赶紧把阿公按在座位上,自己进厨房帮助妈妈。


“农农吖,妈妈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,但是妈妈还是想和你说,过去的就过去了吧,人呀,日子还是要过的,生活总是自己的呀~”农妈,拍了拍陈立农的肩,“走吧,吃饭吧。”



//

余晖在天空发出最后的微光。


陈立农好像想起了什么,打开了手机,用小号看着他一条一条的微博,一直到那条官宣微博,看着那张照片,猛地关掉了手机屏幕。

“怎么办,蔡徐坤,我还是接受不了。”


叮——

一条绿色软件信息弹了出来,来自林彦俊。


“农农,今天,你还好吗?”

“还好。”

“你想清楚了吗?”


小橘,想不清楚的。

但是,我知道,我该放下了。



“妈妈,明天陪我去看店铺吧,我想开一家咖啡厅了。”

“好,挺好的。”


//

光,本身无罪,但是过于明亮,终究成了罪过。


5.

故事走向,其实早在故事中间就有了预告,只是我还想挣扎,结果成了小丑。


陈立农的咖啡厅开起来,在一所高中的对面。

没有热热闹闹的开门仪式,也没有新开业的打折促销,平平淡淡的开门,做着平平淡淡的小生意。

倒是青春期活跃的高中生们,听过新开了一家咖啡厅,店长超级帅都跑来凑凑热闹,从一开始的店长颜值,到后来的装修风格,甜点美味,价格实惠,到最后的图书超多,环境安静,成了大家午休,放学都爱来的地方。


平静的生活让时间过的悠闲漫长。


咖啡厅的音乐总是放着轻声的钢琴曲,偶尔会放放大家所点的心愿。


//

“以后,我们一起开一家咖啡厅吧~可以再养一只猫,还有一只狗。”陈立农一边吃着薯片,一边刷着手机。

“当然可以呀,我的宝贝。等我们稳定下来了以后,就一起开一个吧~”蔡徐坤从厨房走了出来,从背后抱住陈立农。


/

可是,最后谁也没有实现。



网络发达的世界,没有什么信息可以瞒住。

陈立农自己开了一家咖啡厅在网络上一下子就传遍来了,但是,已经褪去光环的陈立农,依旧是那么的耀眼。

面对曾经粉丝的到来,温柔的他对每个人都照顾到,拍照,握手,合照,亲手制作咖啡,做着与曾经最后的道别,开始最新的生活。


6.

其实已经结束了,只是有一个人苦苦挣扎,但是慢慢的,苦苦挣扎的人也会麻木,然后,忘却。


过了很久,林彦俊偷偷的一个人来过陈立农,没有告诉其他人。

吹着海边的风,坐在礁石上。

“陈立农,忘掉吧。”

“小橘,我要结婚了。”


“虽然对她有些抱歉,但是我已经放弃了。”


陈立农的结婚邀请帖,其他八个人都收到了。

蔡徐坤没有来。


陈立农的结婚当天,蔡徐坤收到了一份包裹。

很大的礼盒里面,就放了一张合照,一张纸条,只有他们两个,上面还有签名,背面只写一句话“我躲在角落,看着我的两个少年不惧世俗,面对阳光,手牵着手,走向未来。”


纸条上面只有一句话“蔡徐坤,愿你安好,余生各自度过。”


·END

<连载>黑暗 预告

你说黑夜和白天哪个会先来呢?


你说神明的审判,是在哪个黑暗的角落呢?



蔡徐坤X陈立农


数学老师X医生


悬疑连载,敬请期待


恋爱小记

坤X农

日常流水账系列

陈立农视角


「one.」

论蔡徐坤是个多蠢的傻蛋。


前几天和先煦还有彦霖哥一起录舍友2,被迫拉去剪短头发还染了樱花粉……

对!樱花粉!!我彻底远离了man帅有型……


我打开我的绿色软件,开始和蔡徐坤吐槽,发起牢骚。恋爱中的人,总喜欢把什么事,都扩大化和自己的对象吐槽,求求对方的安慰。


可是!!

蔡徐坤!!!他的脑回路非常清奇!



第二天,他和经纪人一起来接我,看到我的一瞬间,我俩面面相觑…


没错,蔡徐坤同学也把自己的那撮毛染成了樱花粉!


我尬笑着望着他,“蔡徐坤,你怎么回事!”然后开始对着他一顿数落。



蔡徐坤同学非常的委屈,“你昨天和我讲,我以为真的不好看,我就想着和你一样,这样你就不会有这种感觉了呀~”


我哭笑不得看着他“蔡徐坤,你这样很性感,显得我很软诶……到时候一比对,那我还和man帅有型有什么关系嘛……”

他默默的把帽子戴上,这样就不会了。


ˉˉˉˉˉˉˉ

回家用小号刷刷自己的超话,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都在说我可爱,然后变为妈粉,看看隔壁蔡徐坤,嗯,全是女友粉的尖叫……


哄不好了。



时隔几天后,蔡徐坤开始公开炫耀自己的粉毛,嗯,搓衣板准备好了。


而就在这段时间,我,连续几天都差点上不了班,都怪这该死的粉毛!



「two」

昨天,刚结束最后一场演唱会,他原本说来接我回家,然后一起在家里或者去巴黎玩几天。

嗯,他来接我回家了,嗯,一个包装了一下的草莓牛奶,和一瓶简简单单的旺仔。



对,没了!连一个辛苦吻都没有!!!!

so bad




这个家伙看到我的脸色逐渐不对,拿出了后座的草莓千层蛋糕“喏,亲手做的。”



嘿嘿嘿,瞬间被安抚。




「three」

其实,我和蔡徐坤想了很久,到底要不要官宣,什么时候官宣,怎么个方式官宣。最后我俩决定,顺其自然。


今年,圈子整治的厉害不知道身边的谁会被拖拽下去,可能今早还在和你谈笑风生的人,今晚就陷入了舆论的中心。




但是,没有关系,我和坤会一起面对everything。


*

这个傻蛋现在就坐在沙发上,看着新出的电视剧,一边笑一边吃着蛋糕。……?🍰???


他又在偷吃我的蛋糕!!!!!!!



·未完待续·



「END」